快過年了,但這幾天,總想著一件事,我窮得只剩下甚麼?

我窮嗎?我可以說「窮得只剩下錢」嗎?雖然,以小弟的年紀,扒了我頭的人比比皆是,入了政府的精英,入了大公司大財團的幸福人,還有許多許多人。或者,我應該可以說,暫時,我還是有工作,有收入。雖然,世上「變幻原是永恆」。窮,是相對的。

家人都健康,在身邊。這方面,滿足了。

青春,大概也燃燒得差不多了,步入中年,洗澡時打開花灑,心靈空虛,重新檢視,我這幾年,作了些甚麼?

記憶,隨年月漸長,變得很零碎。身子比以前孱弱 (不是財多喇),身體,心靈,也充滿著傷痕。也許都是隱疾,外表看不見,內裡全虧蝕。

再想想,其實也沒甚麼人欠我的。做債太辛苦,也不願去記。我欠人的,或許更多。我窮得,只剩下債。但人情債,難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