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最近添了一個新的電腦系統。電腦系統比舊的系統在很多地方都有所改進,但有些位置卻顯得無疑是太麻煩了。

這個系統也添置了一段日子,同事們的不滿也不斷累積,開始說這個系統這裡不好,那裡麻煩。很多東西要用人手計算再輸入,沒有批次更改,做一件事情的 step 很多,有些東西不知道是甚麼等等。個個也變得消極,說沒辦法啦,公司是這樣,唯有接受云云。

我說,為什麼不早說出來?系統添置了一段日子,UAT (User Acceptance Test) 也過時了,現在再改,要另收費了。為什麼不早說出來?

同事又說,說沒辦法啦,公司是這樣,唯有接受,只是打份工甚麼甚麼的。我真的感到十分憤慨。公司花了錢,添置新的電腦系統,生產力不升反跌,這樣不說出來要求更正,那公司的錢是白花了麼?更憤慨的是各人推諉責任,得過且過,不是為了解決問題。

出來做事的日子不短,但不知怎的,還是對一些「低能」的事感到不滿。還是會覺得自己還未有肚量去容納此等很「膠」的事。還是很固執的認為解決問題就是工程師的天職。為了保護自己不吃箭,就不斷掩飾,明看見辦看不見,以不變應萬變,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社會亦不會進步。

有時候覺得,自己也可以推說被社會被工作磨去了菱角。但很難想像初出茅廬的後生仔,在大學所訓練的思辯能力和邏輯思維,也一拼丟了。他們比我更快的在龐大的公司架構下變成工廠「啤膠」工人。日復一日,做很多事情,卻最好不必怎麼用腦。應用批判思考?不必了。

我們的下一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