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自己,工程是不是一種信仰?

要不然,為甚麼當今天香港社會在急速轉型,工程職位在香港正在減少的今天,仍熱心真切的愛做工程。

有人信佛,有人信主耶穌基督,還有其他種種宗教。除了宗教,信仰還可以是「玩樂主義」、「自由主義」等等。人有了信仰,有了目標,有了方向;人有了信仰,自我感覺良好,與人為善。人有了信仰,遇到了挫折,也得到安慰,得到救贖。

工程於我,就如信仰。或許是我不才,但我大概在工程以外也不知有甚麼擅長的。在做工程的時候,我找到了自己有信心的東西,自我感覺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