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太耐沒有上過這個 blog 了!

昨晚看了新聞透視一個關於隱蔽老人的特輯,訪問到一個獨居老伯伯,他的存在好像沒有人留意到,他眼不好,耳亦不好,看不到電視,亦聽不到收音機。買了一個麵包,一罐汽水,回家再數真所剩的一分一毫。

第二個受訪者,一個獨居老婆婆,面露很甜美的笑容,一邊很急地吃飯,一邊和主持人分享她昨天的開心事 – 她拾汽水罐賺到3元數毫,鏡頭再影便是她當天再拾到 5 元幾毫,她很滿足地笑了出來。

特輯亦提到那些隱蔽老人如何看自己的存在價值。而同一晚,另一個電視台的新聞播著那些老人中心如何為老人家“設想”地開聯名戶口,如何為他們“好”地保管他們的財產。

這些節目聽起來很沉悶吧,但確實是很值得思考的 topic ,但要思考些什麼,就真是見仁見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