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一件很傻的事,就是考車拿車牌。

以前在還不懂駕車的時候,有人對我說:

考了車牌沒有?一技旁身也是好的。

就是這樣,我去了學車。考了車牌,也駕了一會車。隨著油價飛升,更兼其實香港是一個沒有車都這樣方便的城市,現在我已沒有駕車了。現在會覺得,要方便,坐計程車好了。坐計程車也許還沒有駕車入油泊車養車的貴。

當時走去學車,很大程度是因為『一技旁身』。現在回看,一技旁身?Well,我媽對我也是如此的說。其含意大概是找不到工作也好,也可能去做駕車送貨,開的士,做司機接載客人等一連串不愁出路的工作。

我學車的時候已是念大學的時候,回想轉頭真的會以這『一技』去討生活嗎?人家看你這斯斯文文再加傻愕愕的也不會聘請我的了,很老實的說。

這又使我想到,近來不少人把「終身學習」的口號掛在口邊,常常返學上堂,聽老師講課,但其實有沒有想過,學了的東西,是否真的『一技旁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