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中的某一個星期天,看了香港電台的「傑出華人系列」,嘉賓是李連杰。

當中有一段,說到李連杰在南亞水災,他和妻子利智幾乎喪命,有了這次經歷,激發他成立「壹基金」,以一人捐出一塊錢的方式,救助弱勢社群。

李連杰

其後他說:
「我幹慈善事業,希望三五年我就退了。很多人說很失望,問為甚麼?因為在我心目中如果三五年我不做了,就說明壹基金已經走向團隊、企業化的管理,每一個部門都非常精準地運作起來了,那就不需要一個開拓者,因為它自己已經走上正軌。」

我在 IMechE 香港服務,還有三個月我就退了,我問自己,我們的 YMS 是不是已經走向團隊、企業化的管理,每一個部門都非常精準地運作起來了呢?如果不是,便是我做得不夠好,令大家還未能投入。

老實說,投放了那麼多精神時間下去,也會有一些不捨得。但我知道,這是不行的。如果我們 YMS 要靠某些人支撐,這種根本不是好的經營思維及管理制度。好的辦法是讓團體的運作上軌道,以制度來治理,不靠某幾個人的個人理念來管理,這樣我們才不會因任何一個人的離去或留下而發生變化,使發展持續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