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搭地鐵,兩個小朋友兄弟,隔著媽媽玩『黑芝麻、白芝麻』的遊戲。

我在青衣站上車,他們已在;雖然我下班很累,但他們卻吸引著我,一直到九龍站下車,才離開他們。

發現,原來很久,我也沒有真真正正的放鬆享受過,原來簡單的遊戲,是最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