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寫網誌也寫得密,我想我是忽然抑鬱。

人家說抑鬱的人是特別多話的,喋喋不休。也有說,人老了,特別多囉唆。

我想,我老了。

朋友問我有沒有玩 Facebook,有時候吧。慢慢發覺自己接受新事物能力比以前弱了,以前會很喜歡玩新事物,不停把玩。但不知怎的,上班後大概是太累了。朋友送來 Facebook 的各式各樣 Application,我差不多全面接收了,現在的面板堆滿了東西。各行各業各式各樣各門各派的大哥大大不要再傳甚麼喪屍遊戲給我了,根本不知要做甚麼。Facebook 沒錯可以擴展,但自己像雜貨店的外觀,看多了有時也覺得討厭。或許要清理一下。

有一些很久沒有 (或從來沒有) 的舊朋友、同學、同事在 Facebook 找到,是蠻好玩的,還可以偷窺一下他們的生活圈。

或許,我的忽然抑鬱是因為我忽然電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