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碰到我們一位作者 Eisbasic

原來,香港很細。

在鬧市碰面,來去匆匆。只有幾十秒,卻忽然有點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都市人,大都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