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時出外,風大,加上細雨,凍。

香港的夏天一般比較長,今天忽然覺得: 冬天到了。

已十一月了,也該冬天了吧?

朋友,這世界沒有該不該,就像問工程師,五年經驗, 『該』有多少人工?

為什麼說五年?因為畢業生一般的起薪點也差不多。但數年後,看能力,看際遇,看機會,薪水可以差別很大。所以,自己該要努力,該要讓老闆知道,我們是值得的。

還記得『沙士』的時候,是香港人的冬天。工程畢業生,大學生,薪水只有六七千,慶幸是我們都捱過了。還好,當年出道不久,就當作是磨練,今天,再忙,也沒有當年朝不保夕那困境感覺。

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想起去年冬天出差北京,吃涮涮鍋,感覺,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