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東西是要想有人看,當然這是最起碼的了。寫 Blog,當然希望有人看。這網誌開始了數星期,開始時是叫大家十來人集體創作,但又好像只得Franky 同 Hilda 跟我一起玩。真的要多謝他們,對我的不離不棄。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寫東西的人,大家同僚也不是。但我心裡其實也希望有人會看我們寫的東西,努力不會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