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來歲的時候是很喜歡電腦科學,在家玩電腦,用GW-BASIC 及 Pascal 等寫一些小 Program。在 8086的年代已在玩電腦,用 Dos,用 Windows 3.0 (Windows 2.0 也有用過一段時間),到3.1,到95,98一直到 xp。也算是見證著電腦科技的成長。

後來誤打誤撞在英國利茲 (Leeds) 修讀機械工程 Mechanical Engineering,也覺得蠻不錯,慢慢更喜歡上機械工程。當年在英國,電腦科技方面比香港還老舊。當大家在香港的大家內大家已在用 Pentium 4 的時候,我們在英國的大學裡還是在用 Pentium II 呢。相反英國的機械工程還是挺先進的。在英國念機械工程時,不僅學 Mechanics,還有 Thermodyanmics, Fluid Mechanics, Dynamics 還有當時在香港尚未流行的 FEA (Finite Elements Analysis)及其他如 Biomechanics, Aerodynamics, Turbomachinery等。英國的教學,就如學 FEA,是由基礎理論學起,用手計 Matrix,跟現在在香港學的速食態度完全不同。現在的人用 FEA ,很多是不求甚解的,問他們在做甚麼,答案往往真的令人噴飯。

於利茲畢業後,我還未放棄在大學修讀電腦科學。在利茲畢業後,我到了英國西南部的巴施 (Bath),一嘗修讀電腦科學 (Computer Science) 的滋味。在Bath,我認識了很多朋友,念書亦很寫意。但是,我深深的感到,我在電腦上的應用 (Application) 還可以,寫程序 (programming) 卻真的不是我那杯茶。一旦程序當中有甚麼堵住,那別人也很難可以幫助你。與機械工程強調 Team Work 不同,電腦科學可以是很孤獨、很無助的一件事。

修讀完電腦科學,我有所領悟,回到香港後,二話不說投身了工程界。我,還是喜歡機械工程。